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期刊阅读网 > 论文资料 > 自然科学 > 口腔科治疗论文 > 正文
口腔科治疗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4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沟通教育论文:医患交流教学的重要性

2013-01-22 11:36 来源:口腔科治疗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本文作者:汪轶 唐彧 何艳 朱亚琴 单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 上海市口腔医学重点实验室

带教老师使用SEGUE量表对口腔实习医师在第1阶段和第2阶段的表现,针对准备工作、信息收集、信息给予、理解患者和结束问诊等5个方面进行评分,最后得到医患沟通技能总成绩。应用SPSS13.0软件包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采用t检验对SEGUE量表得分进行组间比较;医学生医患沟通行为自评结果采用Fisher精确检验或χ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显著性。通过医患沟通教育,医学生的沟通技能成绩总分由原先的16.066±3.308提高至21.867±2.456,经统计学分析,有显著差异(P

医学生医患沟通行为自评表。经过医患沟通教育,除“获取患者就诊的原因和目的”与“向患者解释治疗计划”2个项目无显著差异外(P>0.05),其他几项经统计学分析均有显著差异(P

口腔实习医师必须具备系统的口腔医学基础知识和专业理论,并掌握临床操作技能,才能具备诊疗口腔疾病的能力;同时,在实习过程中,要注意与患者沟通的技巧,从而使患者及其家属达到更好的合作。因此,对于进入临床实习的口腔科实习医师,培养其医患沟通能力是非常重要的[3]。美国、英国大多数医学院校从医学生入学就开设《与患者沟通》、《患者》、《医患沟通的艺术》等系列必修与选修相结合的课程[4]。近年来,我国不少医学院校逐渐开始重视对医学生的临床沟通技能培养[5]。2003年,:临床医学学生毕业实习结束时,能达到具有有效与患者沟通的能力,准确获取病史所有方面信息的能力(包括社会经济状况)[6]。2003年9月,南京医科大学组织全国5家著名医药院校专家编写的全国第一部医患沟通方面的统编教材《医患沟通学》,并开设了36学时的医患沟通课程[7]。2008年,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医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制定的《本科医学教育标准—临床医学专业(试行)》正式提出了医学生“应具有有效交流的能力”,进一步明确了培养医学生医患沟通能力的重要性[8]。

本研究注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一方面,通过对口腔实习医师进行医患沟通教育,提高了医学生对医患沟通、医患关系重要性的认识;另一方面,通过医学生之间互相角色扮演,在带教老师指导下,有的放矢地针对如何接诊患者、如何做好准备工作、如何进行信息收集、如何给予患者诊疗信息、治疗过程中如何理解患者和如何结束问诊等5个方面,进行医患沟通技巧训练,使医学生掌握如何与患者交流。同时,在口腔临床实习中,医学生在带教老师指导下,将医患沟通理论知识与医患沟通技巧相结合,以服务于患者。本研究采用的SEGUE量表包括5个维度、25个子项目,SEGUE是5个维度的首字母,即准备(setthestage)、采集信息(elicitinformation)、提供信息(giveinformation)、理解患者(understandthepatient’sperspective)、结束问诊(endtheencounter);25个子项目的排列顺序与临床实践过程基本一致,评分标准简单、便于实施,是近年来北美地区进行沟通技能培训和评价的最常用的指标体系。本研究显示,经过医患沟通教育,医学生医患沟通技能总成绩由16.066±3.308提高至21.867±2.456(P

实施此规定后,口腔实习医师必须首先声明自己的实习医师身份,并在老师的协助下取得患者的同意,才能对患者进行诊断和治疗。由于口腔医师面对的是意识清醒并具有行为能力的患者,因此,规定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对口腔实习医师的临床诊治和医患沟通带来了影响[10]。有调查显示,47.83%的患者在实习医师诊治时存在各种担心,仅有28.26%的患者没有顾虑[11]。也有调查显示,交流需求与交流障碍的矛盾,使得医学生与患者交流时难以取得成功[12]。本研究结果显示,医患沟通教育前,只有37.71%的学生认为能与患者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我国以往的高等医学教育只注重医学生职业技能的培养,而忽视了服务理念与医患沟通能力的培养[13]。大多数医学生对医患沟通、医患关系的重要性认识不足,缺乏对“健康”定义的新认识,低估了社会、心理、环境等因素在疾病治疗中的作用,只重视患者的病情,而忽视了患者心理与情感的需求[14]。这种只关心病不关心人的现象在医学生临床实践中普遍存在。在与患者接触时,有的医学生忽视了与患者的诊前沟通,询问病史时语言生硬、缺乏亲和力,加之刚进入临床,操作技能不熟练,而使患者产生恐惧或抗拒感。有的医学生与患者讨论不恰当的话题,导致沟通过程不愉快,无法得到预期的沟通效果,从而影响医疗工作的正常进行。

本研究中,经过医患沟通教育,75.41%的医学生能与患者建立信任关系。本研究显示,在医患沟通教育前,13.11%~29.5%的医学生认为自己在“与患者建立信任关系”、“评估患者对诊疗计划的依从性”、“鼓励患者制定治疗计划”和“认同患者所付出的努力”、“询问患者是否有其他问题探讨”等方面有机会去做却“没有做”,这反映了医学生虽然有沟通的意识,但是缺乏在沟通中的主动性。也有6.57%~19.67%的医学生表示,在上述方面没有机会去做。这些沟通行为缺失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实习医师刚刚接触临床、实践经验不足,常常承受着来自患者不信任的压力,故与工作多年的医师相比,在与患者沟通中,往往会有些行为受限的表现[15]。

医学生感觉自己缺乏“评估患者对诊疗计划的依从性”、“提前告诉患者诊疗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并提供可选的应对方案”和“认同患者所付出的努力”等进行沟通的机会,这是因为在患者的治疗过程中仍处于一个辅助的角色,还未具备独立给患者提供治疗建议并予以实施的能力和权利,也不可能“给患者提供可选的应对方案”或“向患者解释治疗的可能风险”等。当然反映自己“没有机会”的医学生只占小部分,仍有超过80%的医学生认为他们有机会去实践,说明虽然有客观因素的限制,医学生仍然可以做这方面的沟通尝试,只是相对于做得最好的医患沟通行为,医学生在与患者就治疗计划进行沟通的能力还是需要进一步锻炼和提高。本研究结果显示,经过医患沟通教育,医学生能认识到自身的不足,通过临床实习锻炼和实践,75.14%~90.16%的医学生认为自己在各方面“做得较好”或“做得很好”。总之,医患沟通是口腔医学生必备的一项基本技能,医患沟通教育是现代及未来医学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重视医患沟通能力培养,对口腔医学生的临床实习尤为必要,对提高临床实习质量具有重要作用。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